我國工業互聯網的發展,兩個問題不可忽視_2

作者: admin 分類: 新聞 發布時間: 2019-06-12 11:28

上周工業領域有兩則重磅新聞:GE擬出售包含工業互聯網平臺Predix在內的數字資產;西門子調整公司架構,數字化工業業務成為三大運營公司之一。

兩大工業巨頭在同一時間節點做出截然不同的戰略選擇,業界一片嘩然。

我國工業互聯網的發展,兩個問題不可忽視

GE與西門子大相徑庭的發展路徑,折射出的是當前美國與德國工業互聯網戰略的縮影。在這一背景下,中國的工業互聯網該如何發展呢?

工業互聯網發展步入下半場

工業數字化領域,自GE在全球范圍內提出工業互聯網概念并推出Predix以來,工業互聯網一度成為工業4.0之后的又一高頻熱詞。

在中國,與工業互聯網有關的發展基調如出一轍地積極而正面,不管是傳統工業軟件企業、還是工業制造企業、亦或是互聯網公司,都對其持認同和樂觀態度。

近兩年,工業互聯網更是上升至國家戰略層面——工業互聯網是促進信息化與工業化深度融合的戰略任務和發展重點,是推動新舊動能轉換和制造業轉型升級的重要抓手,也是貫徹實施先進制造技術“十三五”專項規劃的重要任務。

李克強總理多次指示要依托工業互聯網促進開放融通發展,推動企業跨界融通,支持中小企業業務系統向云端遷移,形成服務大眾創業、萬眾創新的多層次公共平臺。

在工業互聯網所帶來的戰略機遇期和改革紅利期,眾多國內企業都在大干快上地發展。直到GE此次突然戰略轉向,為業界注入了一些理性的思考。

具體來看,這或許是工業互聯網發展步入下半場的風向標事件。

從被忽略的環節突破創新

當前工業互聯網的發展,必須面對兩個不可忽視的問題:

首先,適合部署工業互聯網平臺的企業都很龐大,或是已具備相對成熟的信息化和自動化應用。對它們來說,任何新技術的采用都可能涉及產線改造甚至停工,這是存在風險的,同時成本不菲;

其次,工業領域不同行業的差異化明顯,企業間存在很強的個性化。工業企業的競爭優勢在于它們的行業積累,每一個細分領域的Know-How都無可取代。如果要編織一張集大成的工業互聯網,意味著需要對工業領域不同行業不計其數的生產、服務、管理特性都有著深刻的洞察和理解,顯然沒有一家工業互聯網提供商可以獨立做到。

從GE的掌上明珠,到如今擬將被出售,Predix的命運映射出了工業互聯網發展中的陣痛。

對于曾經對標Predix的工業互聯網企業而言,給它們敲了一記警鐘;而對于正在探索自己的道路、尋找個性化市場空間的企業而言,則意味著更多的機會。

那么,有沒有一種對于企業來說風險沒那么大、相對容易切入工業互聯網應用的模式?

《連線》雜志創始人凱文·凱利說,未來的創新往往發生在行業之外。

阿里云機器智能首席科學家閔萬里說,創新是在敢于突破思維定勢的地方產生的。

產業AI賦能工業互聯網

從時間窗口來看,人工智能就是能夠助推工業互聯網發展突破思維定勢的技術。而閔萬里所說的創新——就是用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的算法賦能工業互聯網。

作為一家從互聯網起家的公司,在進入工業行業之初,阿里云并不清楚會探索出怎樣的模式。

“正是因為當初我們‘不懂’工業,所以我們沒有任何的禁忌,”閔萬里說。阿里云是第一家下到車間寫代碼的科技公司,并在一線生產經驗豐富的老師傅指導下,觸摸工業生產最本質的制造環節,做到真正的把技術沉淀到車間。

閔萬里經常對活躍在車間一線的團隊說,不懂是我們最大的優勢,因為我們愿意做小學生,我們愿意學習和摸索;正因為我們不懂工業,我們會選一個可能別人注意不到的方向切入,而創新就是在敢于突破固定思維定勢的地方產生的。

傳統企業部署工業互聯網平臺的思路,是改造升級車間、加強自動化水平、提升遠程管理能力等等,而阿里云的切入點是把人工智能與大數據技術嫁接到生產線,幫助生產企業實現生產流、數據流與控制流的協同,提升產線效率,以自主可控的路徑實現自主可控的智能制造。

過去一年多時間,阿里云每天都有數據工程師深入不同行業的生產車間,去熟悉并理解復雜的制造場景,并探索出一套用云計算、人工智能、大數據技術驅動數字化轉型的道路。

通過不斷地摸索,阿里云將在工業企業的實踐和經驗固化下來,形成獨有的工業互聯網平臺——ET工業大腦。企業給ET工業大腦注入初始化的輸入,然后再結合工業大腦里的算法,企業收獲的是產品良品率的提升、能源消耗率的降低、產品測試效率的提高等一系列價值。

目前,ET工業大腦已經成功服務協鑫光伏、中策橡膠、正泰新能源、攀鋼集團等數十個工業細分領域的龍頭企業,幫助企業創造利潤數十億元。

我國工業互聯網的發展,兩個問題不可忽視

開放生態將是必由之路

工業互聯網角逐者的共識是,要在這場版圖與市場之爭中脫穎而出,堅持開放和構建伙伴生態是一條必由之路。

縱觀工業互聯網企業的發展模式,它們都會選擇和相應的合作伙伴強強聯手,諸如西門子MindSphere是聯合SAP基于開源的Cloud Foundry架構打造的,今年7月,在中德兩國總理共同見證下,西門子和阿里云在柏林簽署了備忘錄,雙方將攜手打造工業數字化網絡助力中國制造業轉型升級;施耐德電氣的EcoStruxure則基于微軟Microsoft Azure提供更廣泛的軟件應用。另外包括ABB、IBM、海爾COSMOPlat、三一樹根互聯等都在吸引軟件開發者入駐。

在閔萬里看來,如果將工業互聯網應用分為三個層級——產線數據的采集、基于數據的全局決策、分析結果與控制指令的實時下達,阿里云ET工業大腦只做其中的三分之一,即基于數據的全局決策,其他環節都需要與生態伙伴合作完成。

事實上,在阿里云眾多的工業實踐中,只有第一個項目——協鑫光伏沒有依靠合作伙伴、而是全程自己探索和完成。此后不管是在天合光能、中策橡膠、正泰新能源、木林森、攀鋼集團等企業,都有不同類型合作伙伴的參與。

閔萬里認為,ET工業大腦向工業領域的ISV開放后,可以更好地為企業提供定制化和個性化解決方案。未來,客戶只需要兩步就可以打造智能工廠,即先通過數據工廠實現快捷上云,再基于AI創作間訓練出工廠的專屬智能。

“基于ET工業大腦,不懂工業的數據工程師就能幫助企業降低3%能耗、提高5%產品合格率、甚至提升7%A品率,這是過去一年阿里云在工業領域取得的部分成績。如果將ET工業大腦開放給工業領域的行業專家們,他們所創造的百分比提升可能會更高。”閔萬里說,從ET工業大腦誕生的第一天起,它就不是為了連而連,不是為了智而智,而是以客戶問題為導向,為了治理客戶的問題而智慧。

阿里云的開放實踐

在開放共贏這件事上,阿里云正在試圖做到極致。

早在2014年8月,阿里云就啟動了“云合計劃”項目,希望聚集合作伙伴、構建新的云生態體系,為企業、政府等提供一站式云服務。三年來,在阿里云市場不斷壯大的同時,云和計劃也一步步趨于完整化。

2017年5月,在阿里云云棲大會成都峰會上,阿里云再次升級云合計劃,解鎖“1100”生態密碼,聯合思科、SAP、Informatica、NetApp、中標軟件、用友暢捷通、泛微、ForTInet、聯想云等合作伙伴共同開啟云市場軟件品牌館,并推出商業軟件15天免費試用計劃,希望帶動100萬中小企業實現智能化轉型。這是繼阿里云助推浙江10萬企業上云、啟動江蘇“1*30*300計劃”之后,又一針對百萬企業建立的一場普惠革命。

2018年8月1日,阿里云發布ET工業大腦開放平臺,這意味著阿里云從為工業企業轉型打樣,走向聯合合作伙伴一起普惠工業企業,輸出自身的技術能力與核心算法,為工業企業創造價值,以價值促使工業生產的上下游打破行業壁壘。

基于ET工業大腦開放平臺,其合作伙伴可以輕松實現工業數據的采集、分析、挖掘、建模,并且快速構建智能分析應用。據閔萬里介紹,ET工業大腦開放平臺將開放3大行業知識圖譜、19個業務模型、7個行業數據模型以及20+行業算法模型,同時,生態伙伴可以在該平臺上進行編程,將行業知識、大數據能力、AI算法便捷地融合到一起,為工業企業量身定制智能應用。

未來3年,阿里云將面向工業領域招募上千家生態合作伙伴,以實現智能制造成功案例的規模化復制,加速推動制造業的數字化轉型。

如果覺得我的文章對您有用,請隨意打賞。您的支持將鼓勵我繼續創作!

31选7中5个多少钱